当前在线:4,446

从纯粹的合理性考量,过去本身就是清零,比如桌上有一台收音机,其实早就被清零了,只不过最新的时候清零的值是大的,到了后面,清零的值反而小,大大小小零的比较,得出一个必定增加的值就可以是熵,因为参与比较的零本身是越来越多的,虽然零的比较没有意义,参与没有意义的比较这件事本身反而有意义,代表没有意义的增量,也即无序度增,至于时间,当然就是也就是清零本身了,各种算账本身,所以时间没有什么好解释,活着是时间本身,是各种结账,出来混要还大概这个意思吧


版块:灌水区 日期:2020-10-20 20:54:24 阅读:69 回复:1

正文无内容

---Signature---

进入控制面板可修改签名,不支持UBB标签!

编号:#11297
注册:2020-09-26
主题:53
回复:112

  • 从纯粹的合理性考量,过去本身就是清零,比如桌上有一台收音机,其实早就被清零了,只不过最新的时候清零的值是大的,到了后面,清零的值反而小,大大小小零的比较,得出一个必定增加的值就可以是熵,因为参与比较的零本身是越来越多的,虽然零的比较没有意义,参与没有意义的比较这件事本身反而有意义,代表没有意义的增量,也即无序度增,至于时间,当然就是也就是清零本身了,各种算账本身,所以时间没有什么好解释,活着是时间本身,是各种结账,出来混要还大概这个意思吧 (西瓜上市 2020-10-20 20:54:24)
  • 有值 (空) (美音听水静 2020-10-21 08:18:05) (阅读: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