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11,784

阻抗


版块:灌水区 日期:2020-11-22 10:17:52 阅读:69 回复:2

以耳机的音圈为例,有直流电阻,有阻抗,将交流电分解为三个内容:改变方向的直流电///改变大小的直流电///改变之间的空窗期,认为这三个打包就是交流电,那么阻抗就是各自相应的直流电阻的打包(3->2:直流电阻的有无+直流电阻浮动),感与容的概念在这种分解下失去意义,没有必要再去考虑

设有一个1.5v普通电池,一段导线,导线将电池短接,新电池的场合,近似于电池内阻为零,也即整个闭合回路电阻为零,若我们假设有一个虚电动势,这个回路就会等效于二条导线并联,虚电动势提供的电流通过二条导线,只需要用其中一条承接虚电动势的提供者这一角色,这条导线就成为电池,改变这条承接电池身份导线的直流电阻,让其趋于无限大,就会等效电池内阻趋于无限大,相应的,被承接的电池身份发生变化,成为一个老旧废弃的电池,总得来说,一个有电动势驱动的闭合回路,是等效闭合回路本身被虚电动势驱动,此时被驱动的闭合回路在虚电动势看来只是一个并联负载

这是最简单的直流电阻为零时(一段导线)的工作状态,在等效的虚电动势里,它完成的是将与自身并联的共同成为虚电动势负载的直流电阻从零改变到无限大,只需要假设这段导线足够粗壮,它就会完成这个使命,而被完成的这份使命,就成为一个电池从新到旧的进程,这个进程的折扣,就是这段导线的电阻不为零,也就是我们熟悉的负载被直流驱动的工作状态,比如电池驱动一个电珠

所以事情总是相互的,一方面,电池驱动了电阻,另一方面,电阻让电池“像”一个电池,双方各自扮演不同角色,在虚电动势里,它们都是负载,一方扮演负载以后,另一方就成为能动者,这就好像二个人都是被欺负的,只是配合的太好了,看起来像一个人欺负另一个人,把这看着负载的本质,它的复杂化,与进程的组合化是等效的,也即负载以电阻描述时,进程相对单一,负载以阻抗描述时,进程相对复杂

如此,我们直接就说:阻抗描述进程的复杂程度,阻抗趋于零,与直流电阻的区别就小,进程比较单一,在具备的环境里,就可以是达到目的的路径单一,相反,阻抗越高,越脱离直流电阻,代表更复杂的进程,在具备的环境里,就是达到目的的路径复杂,我们实际上可以认为抗干扰的能力更强,当然也会“驱动困难”

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耳机与音箱的阻抗倾向是越来越低的,有二重意义,一个当然是越来越容易驱动,另一个是提供驱动的“具备的环境”,完成度(标准化)程度越来越高,唱的与听的都愈来愈数字化了

 

 


---Signature---

进入控制面板可修改签名,不支持UBB标签!

编号:#11297
注册:2020-09-26
主题:53
回复:112